又何必心急呢因为马超他可没有严令说必须要在

作者: admin 分类: 香港好彩娱乐 发布时间: 2019-02-28 17:05
 话,所谓是“千军易得,一将难求”,哪怕他也zhidao,己方的将领人才还是有一些的,但是谁能嫌这个多呢。而梁宽虽说并不能算是什么大才,但是终究还算是个bucuo的将领。
 
    毕竟庞德和他相识,还有接触那么多年了,所以梁宽这人的本事如何,他自然还是zhidao的。对于如今正在用人的己方凉州军来说,多一个如此的将领,当然是对己方有好处了。所以在庞德的想法中,哪怕是拿不下棘阳,梁宽也是不容有失啊。
 
    梁宽是低着头带兵撤退了,见到庞德头,抬头看了自己将军一眼,是有些不好意思,然后又低下头了。
 
    庞德见此情形,是大喝道:“梁宽,你还是男人否?”
 
    梁宽一听,心里有想法,不过却依旧是没抬起头来。(未完待续……)
 
 
第九八八章 攻临湘战事紧张
 
    本来梁宽是想要反驳自己将军两句的,不过这时候却是连头都没抬起来。
 
    庞德一看,他是“恨铁不成钢”啊,所以此时对梁宽喊道:“你这是什么态度,我凉州军哪有你这样儿的孬种,连头都不敢抬起来了?你说是也不是?”
 
    梁宽一听孬种两个字,一下就像是踩到猫尾巴了似的,直接是抬起头来看着自己将军,然后想说什么,可惜却还是没有说出来。
 
    庞德此时说道:“走,回营!”
 
    梁宽也没说什么,只是乖乖地跟着庞德回去了。而回到了庞德的中军大帐后,庞德是把梁宽给说了一顿,当然这个说狠了不太好,说轻了的话,估计也没有什么太大用。所以对于这个度,庞德掌握得还不错,最后是把梁宽给说的,是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,然后也在自己将军面前下了保证,一定不再这样儿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长沙临湘城外,黄忠为主帅,马岱为带兵攻城的主将,两人又在临湘战了两日。
 
    说实话,这两日来,程普是累得不行。本来以他和韩当的关系来说,他让韩当帮忙守城,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儿。不过程普其人,还是有些好面子,所以也是拉不下自己的脸来求韩当什么,哪怕双方都是那么熟悉了。至于说韩当其人,他认为自己主动去和程普说要帮忙,这个也不符合他的性格,所以这事儿两人都没说,自然还是程普一人顶在临湘城头了。
 
    而这一日下了城后。程普是直接就回了太守府来见韩当,他这时候算是“清醒”了,光靠着自己一人,是抵挡不住人家凉州军大军的。别看凉州军就马岱一个主将。带兵攻城。但是人家无论是本事还是说经验,都很不错。可以说那确实是己方是自己的劲敌啊。
 
    程普是好面子不假,可都已经是这个时候了,他心里也清楚,自己要是再拉不下这个脸来。那也许明日,临湘城就被人家给攻破了。所以为了己方着想,自己的面子还就不算什么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当看到程普回来了,韩当一看他这表情,心里就知道,这是今日战事不利啊。可不是吗,虽说对方人马确实是越来越少。但是这攻城的激烈程度,可是与日俱增啊。至少韩当看到程普这两日,从城头下来回到太守府时的这个表情,就知道。这他的压力可是越来越大了,脸色也是越来越不好了,所以临湘这两日的战事,不用问都知道,可想而知了。
 
    韩当是没有先问程普什么,而程普连甲胄都没来得及卸下,直接就找地方先坐下了。等缓了缓之后,他这才对韩当说道:“义公可知这两日战事,我军都如何了?”
 
    韩当闻言是在心里苦笑,心说你也没和我说,但是从你的表情我还不知道吗,再说了,我又不是没有听士卒说,又不是说没有询问过其他士卒,所以当然是知道了。
 
    不过韩当还是对程普说道:“不知德谋你这是?”
 
    程普是叹了口气,“义公,咱们相识二十载,有什么就说什么了!”
 
   
 
    而韩当则是一笑:“自当如此!”
 
    程普闻言点了点头,然后是对韩当说道:“义公,如今战事,对我军来说,却是殊为不利啊!”
 
    “那么依德谋之意是?”
 
    韩当直接向程普问道,而程普此时看着韩当,他则说道:“如果说就靠着我一人,却是难以抵挡凉州军大军进攻,所以我意是,请义公出马,不知……”
 
    韩当闻言一笑,“德谋你却是客气了,想你我之间,还用如此否?再者说来,既然同为我军为主公做事,我韩当韩义公,自然也是当仁不让!”
 
    程普一听,一拍桌案,说道:“好,如此,明日战事,还请义公出马了,你我一起,定要让凉州军看看我军之厉害!”
 
   
 
    而韩当听了程普的话后,他则是在心里摇头,心说,以如今凉州军的威势,恐怕就是你我加在一起,也不是人家对手啊。当然了,你程德谋加上我韩义公,当然肯定是比你一个人要强,这个是一定的,不过也就是多抵挡几日而已。
 
    这个不能说韩当就对己方没有信心,关键是他从哪儿能来信心,至少他这时候,确实是没有这自信的来源。毕竟黄忠带来五万凉州军,那可不是五万大白菜,可是五万的人马,五万的士卒,还是以战力强悍闻名天下的凉州军,所以他也不可能不重视,不可能轻敌。
 
    不过心里想归心里想,这话韩当肯定是不会和程普说的,本来这几日已经是给他打击得不行了,所以要是自己再说了这么一番话的话,估计就是火上浇油了。所以韩当心里清楚,这话可是不能说啊,再说了,这话要是说出来的话,很大可能是要影响自己和程普两人的关系,所以他不会那么去做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非但是不能如此去说,反而韩当还得附和程普几句,没办法,哪怕是关系不错,可程普的性格是在那儿摆着呢。而韩当也知道,他也想尽力。所以他肯定是不会说那些丧气话的,要不很容易就会引起程普的误会。
 
    而在凉州军大营,黄忠的中军大帐中,黄忠和马岱两人。也是聊了许久。无非就是临湘的战事。
 
    此时就听黄忠问道,“伯瞻以为。我军多久能攻破临湘?”
 
    马岱一听,心说汉升兄,你这不会是着急了吧。要说破城也不过就是这几日的事儿,而对此。又何必心急呢。因为马超他可没有严令说必须要在多少多少时日内,拿下长沙。所以马岱可是一点儿都没着急什么的。
 
    反正对他来说,肯定是用不了多少时日就能拿下长沙就是了,所以他当然不会着急什么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过黄忠明显是比他着急多了,毕竟他可是主帅,而且还是第一次当主帅,关键他还是刚加入凉州军不久的。所以可以说他更加迫切急切地想在自己主公那儿立功,证明自己。至少在黄忠的眼里,他就是这么看的,他认为。自己主公是如此相信自己,自己还是个新加入凉州军的将领,更是第一次当主帅,所以必然是要拿出些成绩来才行,要不自己还好意思吗。
 
    反正都快六十岁了,黄忠他是觉得不好意思。当然对于马岱的一些想法,他多多少少,还是知道一些的。
 
    而此时马岱则是一笑,说道:“汉升兄放心便是,也就这几日了,必破临湘!”
 
    黄忠一听,是眼前一亮,忙说道:“伯瞻对此有多大把握?”
 
    这个倒不是黄忠不相信马岱说的,只是他想听听马岱的想法。毕竟他才是带兵攻城的主将,是亲自领己方士卒和程普城头江东军士卒作战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多大把握?一听黄忠所问,马岱心说,至少九成!
 
    当然了,他肯定是不会这么直接去所,该说真话的时候说真话,可用不着说真话的时候当然还是说假话更好。
 
    在马岱看来,他当然不会这么去说,毕竟他要给自己留些余地。并且黄忠虽说是刚加入凉州军不久,不过马岱他也是清楚,黄忠还是更欣赏比较谦虚谨慎的人。所以他知道,自己要说至少九成,这么一说,估计在黄忠心里,肯定是没有太好的印象,哪怕这个最后经过事实来证明是真的,可是也不好。
 
    要是自己直接这么说了,黄忠第一反应肯定是认为自己太自大自狂,然后对自己印象不会太好就是了。所以马岱他当然不会去实话实说,只是此时对黄忠说道:“七成,至少七成把握,三日内,拿下临湘!”
 
   
 
    黄忠一听马岱说的,七成,他心说,够了!
 
    在他看来,六七成都算是挺多了,所以是一拍桌案,然后对马岱笑道:“好,伯瞻既然说是有七成把握,那么当没有问题。三日内拿下临湘,倒是必少不了伯瞻大功!”
 
    马岱对黄忠一笑,然后是赶紧谦虚了两句。对他来说,这都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还是,他要早日拿下临湘。也算是对自己大帅,对自己主公,有个交待吧。当然了,他可没认为是拿不下临湘,毕竟双方实力的对此在那儿摆着呢,己方要是连个临湘都拿不下,那可真是,白纵横天下近二十年了。
 
    确确实实,己方这么些年来,不说是百战百胜,可确实也是所向披靡,是没有对手不是,所以一个小小的临湘城,对己方来说,又算得了什么呢。反正之前比临湘更难拿下的城池,还不是被己方给攻破了吗,这一个临湘城又能如何。
 
   
 
    当马岱是再次以带兵攻向临湘城的时候,他发现城头除了程普之外,连韩当也是出现了。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